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关注微博 关注微信

快乐澳洲中文网 happyaus.com

为何牙科护理未被纳入澳洲全民医保Medicare?

2022-5-7 15:37| 发布者: Abc| 查看: 17111| 评论: 0|来自: 澳广ABC

摘要: 多年来,口腔健康问题凸显了澳大利亚贫富之间日益严重的不平等现象。虽然看当地全科医生(GP)的费用部分或全部由澳大利亚全民医保(Medicare)支付,但只有一小部分人可以在牙科检查中获得政府资助。这并不是因为口 ...

拥有一个完全由政府出资的公共牙科医保系统花费很高,而没有这样一个系统所需付出的代价同样也很高。(Pexels: Engin Akyurt)


多年来,口腔健康问题凸显了澳大利亚贫富之间日益严重的不平等现象。

虽然看当地全科医生(GP)的费用部分或全部由澳大利亚全民医保(Medicare)支付,但只有一小部分人可以在牙科检查中获得政府资助。

这并不是因为口腔健康不重要——事实上,它与糖尿病和心脏病等各种疾病密切相关。

但就像政治中的大多数事情一样,这一切跟金钱有关,始于大约50年前的一个决定。

让我们回到最开始的时候。为什么看牙医最初没有被纳入Medicare医疗保险?

惠特拉姆不想在把牙科纳入全民医保方面一口吃个胖子。(ABC News)


惠特拉姆政府最初想在1974年将牙科纳入Medibank——Medicare的前身。

但是,与医生的谈判已经耗费了政府的全部精力,总理高夫·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不想在把牙科纳入Medibank方面一口吃个胖子。

而且如果把牙科纳入也会耗资巨大。

从那时起,历届政府试图改革牙科系统,但是,尽管当权者做出了努力,牙科护理方面的全面医保仍然存在巨大的不足。

我们现在有公共牙科保险系统吗?

不同的州和领地具体规定不同,但通常来说,持有优惠卡的儿童和成人有资格获得免费的基本服务,如检查和补牙。

各州和领地在联邦政府的帮助下管理和资助这些牙科诊所。

据澳大利亚牙科协会(Australian Dental Association )估计,约有800万人有资格到这些诊所检查牙齿,但每年这些诊所能接待的实际患者人数明显少于这个数字,在一些州,患者须等待长达两年以上才能获得治疗。

因此,许多人很难得到牙齿所需的及时护理,最终沦落至需要紧急护理。每年仅牙齿问题,就有超过80万人去全科医生的门诊就诊或住院。

谁在呼吁加大对牙科的资助?

澳大利亚消费者健康论坛(Consumers Health Forum of Australia)、澳大利亚牙科协会(Australian Dental Association)和格拉顿研究所(Grattan Institute)等团体都在呼吁联邦政府扩大公共出资的牙科护理范围。

2019年,格拉顿研究所发表了一篇名为《填补缺口》(Filling the Gap)的报告,该报告呼吁联邦政府通过全民牙科计划来承担起资助基本牙科护理的责任。

下面这些数据清楚地解释了他们为什么要发出这样的呼吁。

澳大利亚牙科协会的数据显示,在等待公共牙科服务的数百万澳大利亚人中,约有三分之一的人因牙齿问题而无法进食,这说明在公共牙科等候治疗名单上的人比那些付得起私人牙医的人情况糟糕得多。

严重的口腔健康问题还和多种慢性疾病紧密相关,包括中风和心血管疾病、口腔癌、糖尿病甚至肺病。其中原住民、较贫困的澳大利亚人以及乡镇地区或偏远地区的人面临的风险最大。

联邦大选中哪个政党对牙科护理作出承诺?

到目前为止,绿党是唯一一个在本次联邦大选中承诺将在未来10年内投入776亿澳元,普及全民免费牙科护理的政党。

该党派认为牙齿和口腔健康是初级护理的“关键部分”,并表示将会把联邦政府资助各州公共牙科的协议延长一年。

而工党则表示仍将致力于实现其扩大医疗保险范围的“长期”目标,把牙科护理纳入全面医保范围,但并没有详细说明该目标的时间框架。

实现全民牙科医保的成本是多少?

绿党党魁亚当·班德(Adam Bandt)表示,他们的全民牙科医保计划将通过对富有阶层征税来实现。(AAP: Gary Ramage)


就像政治上的其他事情一样,钱可能是实现全民牙科医保的最大障碍。

根据澳大利亚健康与福利研究所(Australian Institute of Health and Welfare)的数据,总的来说,2019至2020年间,澳大利亚用于牙科服务的金额约为95亿澳元,其中大部分是由消费者自掏腰包支付的。

实现绿党的全民牙科医保承诺每年大概需要78亿澳元,该承诺是基于议会预算办公室(Parliamentary Budget Office)的建议。议会预算办公室是一个独立机构,直接向议会报告。值得注意的是,该机构曾提醒说,无法保证有足够多有资质的牙医来实现全民牙科医保计划。

2019年,格拉顿研究所曾预估全面实行全民牙科医保计划的成本将为每年65亿澳元左右,它表示这将会像医疗保险一样运作,由联邦政府制定收费表,并为收费表上提供的服务支付公共和私人牙科诊所的费用。

不过,拥有一个完全由政府出资的公共牙科医保系统花费很高,而没有这样一个系统所需付出的代价同样也很高。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登录之后发表您得观点!